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订阅RSS,随时关注

>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关于大宝

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

发布时间:2019-01-06 12:24:28

商家详细信息:

  武汉44岁的肖女士和丈夫努力一年后终于怀上二胎,但13岁的女儿百般不愿意,相继以“逃学”、“离家出走”、“跳楼”相威胁。在女儿尝试用刀片割手腕后,怀孕13周零5天的肖女士,不得不含泪到医院终止了妊娠。

  为生二胎,一对父母在女儿的要求下写下保证书,承诺女儿:“我保证永远第一喜欢我家某某(大宝)”

  事实上,这一两年来,二胎已经在悄悄改变着中国家庭的结构。随之而来的,有种种问题,也有许多甜蜜。这一切,杭州的小学老师们,第一时间感受到其中的变化与存在的问题,他们在思考的同时,也很想与家长们聊聊这个话题。

  刚开始时,晨晨很开心,觉得自己多了个玩伴。但弟弟出生后,他发现有了弟弟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,妈妈一下子就忙得顾不上他了。

  弟弟每次一哭闹,妈妈就会奔过去哄;弟弟一生病,一家人也会在医院家里忙进忙出。而以前放学时间,妈妈总是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,自从有了弟弟后,妈妈经常会迟到。

  有一次,晨晨对老师说,自己被冷落在一边了,很不好受。他苦恼地说,知道弟弟现在小,需要妈妈的照顾,但失落感却挥之不去。

  有一次,晨晨回家背课文,但背得不是很流利,妈妈就说了他几句。虽然妈妈的批评非常温柔,但晨晨的情绪却一下子失控了,并扇了自己巴掌。这之后,晨晨一遇到学习上的问题,比如练习做得不好、题目做不出来等等,就会用头撞墙、扇自己巴掌。晨晨这些伤害自己的行为,让妈妈很意外也很着急。

  有了妹妹后,熙熙情绪上的变化比晨晨还要严重。撞墙、扇自己巴掌、情绪激动、不耐烦后来,在学业上也有了比较大的波动。有次妈妈批评他,他竟然说,“打死我算了,你们有别的孩子了,我已经不重要了”。

  采荷一小李琳老师带二年级,班里有个女孩原来不希望妈妈生二宝,后来看到班里不少同学家都有弟弟妹妹,很热闹,对比自己经常一个人玩很无聊,最后反倒去说服妈妈,给她生个小宝。

  “下课的时候,经常会有几个小朋友围过来,这个说我弟弟都会发出啊呜啊呜的声音了,好好玩啊!那个说,我妹妹特别顽皮,洗澡的时候没有两个人管根本就洗不了。有个男孩,还在作文里写:弟弟出生了,他要当哥哥了。很是自豪!”

  天长小学三年级的徐瑞知,把自己和弟弟“达达”的日常瞬间,写成了一本书《兄弟》。和弟弟玩球、玩沙子、玩塑料泡沫、玩蹦床他记录的一个个哥俩好的片段极具“杀伤力”,很容易被萌倒。徐爸爸说,其实瑞知对弟弟的感情变化,从他的文章里就很能看得出来。刚开始,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记录“弟弟发烧了”,后来,有了主观意愿“达达在哭闹,我和他抱抱”;从不满“弟弟最大的本事就是哇哇大叫了”,到“我希望可以永远和弟弟在一起”;不知不觉中,哥哥对弟弟的爱已经生根发芽,很是暖人心。

  班主任丁琳老师说,现在,弟弟达达成为了瑞知作文中当之无愧的主角,写弟弟的文章,很真实、有趣,非常动人。

  记者随机调查了杭城五所学校二十多个班,发现现在一个近40人的班中,家有两娃(包括妈妈正在怀孕)的学生基本上在5到10个左右,多的有十来个。比例高的班级,占四成左右。特别是中低年级,这几年已有弟弟妹妹或者妈妈怀孕的孩子,比例越来越高。

  杭州市采荷一小李琳老师的班里,有43个人,家里有两娃的就有五六个。她说,有时候上课回答问题,造个句子,这些孩子都会说到弟弟妹妹。

  杭州市濮家小学的包建文老师带四年级,班里42个人,家里已有小宝的有五六个,还有两个即将迎来弟弟妹妹。包老师从教二十多年,她明显感觉到,以前一个班的孩子,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,只有一两个有兄弟姐妹,而这几年,有二娃的家长越来越多,特别这一两年,经常有小朋友在作文里写自家弟弟妹妹的故事,下课时还会找她聊“小宝宝”。有时候家长会,会听说有妈妈怀孕了,或者生二宝了。

  杭州市天长小学的丁琳老师在一年级新生家访时,发现班里近两成同学有兄弟姐妹。现在三年级,班里有兄弟姐妹的孩子比例明显增加,已经有15个,超过了四成。

  丁琳老师无意中发现,班里几个对弟弟妹妹满怀期待、欢呼雀跃的孩子,有两个共性:一是这些孩子从小起,父母就不会特别宠;另外一个,这些孩子都是“书迷”,很爱阅读。

  “很多书里的故事,特别是一些绘本,讲的故事主人公,都是有兄弟姐妹的,也许彼此有过冲突,但最终都是一大家子人生活得很开心。”丁琳老师分析,在阅读的过程中,这种美好的、善的、正能量的信息、情感传递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孩子,孩子会觉得,有个弟弟妹妹是件挺好的事情。而且在阅读过程中,看到书里的人物如何和兄弟姐妹相处,当他自己也有了弟弟妹妹之后,很容易就会有联想和迁移,与弟弟妹妹的感情也就特别好。阅读有时候,确实会带来很多意外的收获。

  卖鱼桥小学的张雪悦老师是三年级的班主任,也是学校心理辅导站的辅导老师,这一两年,她也经常接触有二胎困惑的孩子和家长。她发现,有些孩子之间有矛盾,是家长的问题,比如爸妈对两个孩子有偏爱,父母表现出偏见,很容易引发两个孩子的冲突。

  张老师发现,一些孩子对家里小宝的感情很矛盾。一方面非常喜欢,总是想摸摸、抱抱二宝;但同时,又有失落、嫉妒。一些家长在教育大宝时,总是会说,你要有哥哥的样子,要做榜样,但对这些大宝来说,其实有很大的困惑,就像一个男孩说的:“我又没有做过哥哥”。

  “其实,大宝们也在摸索着怎么去对待小宝宝。”张老师说,很多年前,家长对学习的要求没那么高,孩子有较长时间和兄弟姐妹接触,摸索相处的经验;而现在,孩子没有那么多的时间、精力来体验,这种磨合、相处,会比原来更难一些。

  濮家小学包建文老师说,这几年会比较有意识地在班里营造一种氛围,让孩子们对小宝的期盼,是正向的。包老师自己有个姐姐,经常会跟学生说说自己和姐姐的事情,比如妈妈生病了,自己和姐姐轮流照顾,姐姐给自己织围巾等等。孩子们会觉得,有个兄弟姐妹其实是很棒的事情,“很多孩子会好奇自己是怎么长大的,而有了弟弟妹妹,你就可以亲眼看看他们是怎么长大的。”包老师还给他们建议,把这些故事写下来,以后送给弟弟妹妹,是最美好的礼物。

  有时候,家长看到大宝有事情没做好,会说“这一个没教好,下一个要好好教”,家长千万不要这样在孩子面前说。

  有些时候,大宝也会遇到一些难题。比如大宝写作业时,小宝会来捣乱。“会教他一些方法,怎么处理这种情况,比如和爸妈说,学习时有一个安静的独立的空间。”包老师建议。

  张雪悦老师说,大小宝一个读小学,一个读幼儿园,特别容易起冲突。一个很想玩但必须学习,一个是肆无忌惮地玩;不单容易起冲突,大宝的心里也容易失衡。她建议,这个时候,家长可以做个规矩,大宝在学习的时候,小宝也要在旁边安静地玩,比如可以画画、看书等等。



推荐